这里没有标点符号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一转眼来韩国已经一个半月了 没有想象中的不适应和想家 可能也是每天太忙的原因 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我们已经从短袖变成了棉服 从短裤变成了秋裤 而和同学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着变化 变得更加亲近 更加无话不谈 也更加依赖 就像围棋与文学一样 虽然拿出来都是不同的个体 但却能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对于文学 我了解的并不多 但好在我还是很喜欢看书的 管中窥豹 只见一班 相对于浩瀚的围棋海洋 我就是一颗小小的尘埃 而在众多围棋强手面前我也就是一个需要学习的人 想要写出好的文章 首先需要很深厚的文化底蕴 而这刚好跟围棋一样 想要下好一盘棋 也需要不断地积累 打谱和看书其实非常的相似 都是从中获取新的知识来填充自己的大脑 为以后打好基础 而围棋中所谓的记定式和记变化 则跟文学中的名人名言起到了相似的作用 有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叫《名人》 它的作者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 同时也是一位围棋爱好者 他就是川端康正 小说中写的这一盘棋又是在围棋史上最有名的棋局 川端康正将名人秀哉写成了一个围棋传统精神的守护者 事实上川端康成的晚年就是另外一个秀哉 棋手之伤和文学作家产生了心理上的共鸣
>>其实围棋和文学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围棋是一门艺术 文学更是一门艺术 而在生活中最需要的就是艺术 它可以陶冶情操 提高生活质量 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充实 有的人用文学作家的文风来比喻围棋棋手的棋风 我觉得这是一个在恰当不过的比喻 每个人的棋风 文风都不同 就像每个人的性格和待人处事的方式一样 有的人性格冲动 相对应的 围棋棋风可能就比较好杀 而有的人性格非常内敛 这个人的棋风就比较稳 我一直都觉得性格和棋风还有文风有着直接的关系 而性格与一切都息息相关 所以围棋跟文学一定存在着某种必然性 有的时候下着棋 下着下着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没有压力没有烦恼 大脑一片空白 世界里就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 这可能就是围棋的精妙所在 无论你是拥有无数财富的富翁 还是每天为了生活而奔波的老百姓 只要你愿意坐在棋盘前 静静的下一盘棋 一定能让你豁然开朗 而如果你并不是很喜欢围棋 你可以抽出一些时间 找个地方静静地看一会书 你也一定会有不一样的心境
>>小时候 我因为特别淘气 坐不住椅子 父母想了很多办法让我坐住椅子 但最后都没有成功 直到有一天 父亲闲来无事 在家摆棋被我看见了 我看着觉得很有意思 吵着要学 没有办法 父母就给我报了一个围棋班 就这样 我跟围棋的缘分就开始了 刚开始学棋的时候 因为插班 所以一直都在最后 不过几个月过去了 我就成为了那个班的佼佼者 于是我自然而然的就升进了高级班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 我变得特别喜欢看书 名著 童话 有的时候甚至能安静下来做一些以前从来不愿意做的事 但那时候我还小 所以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直到上了初中 父母觉得每天花这么多时间来学围棋 有点浪费 于是就没有再去学 虽然我也不想放弃 但我始终觉得父母是为我好 也就没在说什么 直到上初三的时候 爸爸有一天突然回来跟我说 还想不想学围棋了 刚开始我其实是抗拒的 因为年龄也大了 而且那么长时间没学 早忘的差不多了 但经不住大家的劝说 还是去了 就像去见了好久没见的朋友 心里的激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但下棋的一瞬间 感觉身体了 某样丢失了很久的东西回来了 好事成双 也就是因为这个老师 我知道了原来好多大学都招围棋特长生 感觉看见了美好的未来
>>我一直都觉得 明知大学是我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 因为我的棋也不是特别强 文化课也不好 而且最近几年国内的大学都比较难打 如果不是偶然的知能来明治大学的消息 可能现在的我就在一个默默无名的大学 后悔当年怎么不好好学学习 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 也许就此走向了平凡的一生也说不定 总觉得是自己上辈子积了什么德 这辈子什么好事都让我摊上了 有的时候睡觉都能笑醒了 来了韩国之后 刚开始觉得以后一定会非常辛苦 非常累 但有时候想想 这就是我自己选的路 既然别人在学习的时候我在玩 那现在就轮到我来辛苦了 自己选的路 跪着也要走完
>>有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各种经历能写成一本小说 就像《围棋少女》一样 在文本中 围棋作为一个中国元素渗透到了小说当中 且充当了文本中心线索 衬托了女主人公果断与勇敢的性格 虽然故事走的是才子佳人的模式 但才子是日本人 而佳人则是涉世未深的中国女孩 于是故事则深化为不同国家之见的文化博弈 故事的内涵由此加深 而开拓的意义在于中日两国不同文化传统及内涵的侧面展现 当今的棋艺小说真的也不得不提 棋艺小说现在越来越受到大家的追捧 因为在阅读的过程中 不会围棋的人 能通过小说简单的了解到围棋是什么 懂得围棋棋手的世界 而懂围棋的人 自然就更乐在其中 但唯一不足的是 棋艺小说 深度还不是很高 围棋与文学艺术结合的也不是很好 真正懂围棋的人 可能从中也学不到什么太多的东西 也就是一看一笑就过去了 但如果能结合各国的传统文化 和历史 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因为传统是永远的经典所以 一定还要继续扩展下去 让读者学到东西 从而更加的喜欢围棋与为文学的结合 既能给消费市场带来一定的收益 从而也能提高人们对围棋文学的重视 真希望以后能看见围棋文学走上巅峰之路